劇情網

老一輩人講得邪乎的事都有什麼?鄉村真實靈異事件大揭秘

老一輩人總會告訴後代一些關於民間靈異的事情,雖然該故事還未坐實,但憑藉在著老一輩的流傳下來,總讓人半信半疑,那么在古老幽靜的農村,都有哪些鬼故事是真真確確存在的,現在就跟著小編一起來看看鄉村真實靈異事件大揭秘吧!
故事一:冤死的的女主人
昨天晚上我想起來一件我丈人那邊一個恐怖的村子的事,不過有近十年的了,說來給大家聽聽。他們那個村子我經常經過的,是在小山腳下,那時候路很窄的,騎腳踏車要沒有點功夫是不行的,我就在那裡掉到田裡一次,呵呵,尷尬死了。記得好像是夏天的事,他家的女主人大該只有45歲左右,不知道為了什麼很小的一件事,跟他老公吵架了,晚上就喝農藥死了。第二天她娘家來了很多人,把她老公暴打一頓,說是她老公把她逼死的。他老公一肚子委屈也沒有辦法的,就這樣折騰幾天后,就把死人抬到山上埋了,從埋的那天晚上,他家裡就不太平了,總是莫名其妙的有響聲,最恐怖的是他家裡在堂屋裡的一個已經壞了幾年的鬧鐘在深夜的時候突然敲響鈴。這不是一個人聽的見的,隔壁人家也能聽見,結果那幾天整個村子一到天黑就家家關門睡覺,沒有人敢出來串門外出了,我丈人那邊村子同樣受到影響,也是夜不串門了,寒。
這個男主人實在受不了了,就把那鬧鐘狠狠的摔到地上,結果他就看到一道光,從鬧鐘里一閃出來並馬上消失了。大概過了3個月,我們那裡的說法是人死後要 3個月後才能找觀花婆看東西的,他和她娘家人一起就找觀花婆了,把他老婆的魂叫上來,附在觀花婆身上。她老婆一上來就看到他老公就哭,說她不想死,是一個陰差找錯了人,把她拉下去去了,才發現拉錯了,可人死也死了,她就不服氣,要回來,所以在家裡折騰。就是要他老公想辦法救她,可現在屍體都爛了,怎么回來啊,她老公就問她有什麼要求,儘量滿足她,讓她不要鬧了,回來後家裡就太平了。我們那裡的觀花婆很靈的,把死人叫上來附體後,她的聲音就跟死去的人一模一樣,口氣和說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樣的,我絕對相信是真的死人上來了,一個人能不可能學會我們那么多方言,就是學會那么多方言,他也不可能學會每個人說話的語氣,何況還有每個人的隱私。我跟上海的一個堅決反對迷信的科學人士聊天的時候,我就問的他啞口無言,呵呵。我們當地人判斷一個觀花婆是不是靈的標準,就是看活人的就要他能說說自己的隱私,看看家裡有什麼人或有什麼家具怎么擺放的,死人就是他上來後,是否準確認識在旁邊的家裡人,說話語氣音調是否和在世時候一樣,是否知道從他死後家裡後來的變化等。一般來說我們那邊都是女性觀花婆的多,男性好像沒有聽說過,呵呵,女人要是靠學男人口氣說話來騙人那可是不容易的。
故事二:我一個堂哥的媒人的事
那時候他大概40歲左右,是個販牛的。個子不高,人黑黑的,因為他幫我堂哥做媒,所以那時候我經常和我堂哥去他家玩,他很奇怪的一個人,他經常無緣無故的在家裡睡上幾天幾夜,醒來後就說他去哪裡哪裡了,去和幾個人一起抓人去了。家裡人開始不相信,以為他神經不正常,後來一打聽他說的那個村子是那個時間死了人,一下子大家都怕他了,但他正常的時候里一點也看不出來有什麼毛病的。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好幾年,後來就不怎么那樣睡了,平時人也很好的,但是他結果沒有好下場。
在95年左右,他晚上背了一個捕魚的電魚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自己電死在河壩下的淺水裡,那地方水最多只有30公分深左右。我很是奇怪的,因為我也電過魚的,這樣是電不死人的,也許是他泄露過天機吧,在這裡我祝他來生走好。
故事三:逆水而上的菩薩頭像
離阿拉村子大概有8公里的一個山腳下村子裡,有過好幾次奇事,呵呵。從頭說起,記得老人說53年發過一次大水吧,就是建國以來最大的那一次,山溝里全是洪水啊。山區的洪水大家見過就知道那是什麼樣的,什麼東西都有,冬瓜南瓜死豬死雞的往下游漂的。但是就是有個木頭雕刻的菩薩頭像,它是往上游漂,許多人都看見了,到了他們這個地方後就漂到河邊了,於是有村民就把他請了上來,等洪水退了人們就把它建了個像土地廟一樣的廟供了起來。
人們有事就來燒香求拜,好像當時挺靈的,後來因為文化大革命要打倒一切封建迷信活動,就給人家拆了,當地的一個村民冒很大的風險把它藏在家裡,後來這個人據說活了7、80歲無病而終,那時候能活這么大歲數很少的。
故事四:許願退家蛇
時間到了文化大革命結束的時候,山區的蛇是很多的,一般人家都有。我就記的我小時候,大白天經常躺在搖籃里,看土房的樑上的手腕粗的家蛇爬過來爬過去,心裡也不害怕的,呵呵。當時他們一個村民家,也是在白天,有一條蛇在他房間裡盤著。一般這種情況很少有,家蛇一般是見人就走,也不來嚇人的,當時他很年輕,就用棍子把他打死了,結果不到兩個小時,他家裡地上全是蛇,人都沒辦法進去。
當時別的村都來了許多人來看熱鬧,誰也不敢去打它們,也拿它們沒辦法,屋子都進不了,別說還要生活了。這時有年紀大的人就想到去求這個菩薩了,說,菩薩慈悲,保佑他們過了這一劫,他們就馬上重修廟,重新裝金供奉。結果這個蛇群不一會兒就退了,後來村民自發組織人員捐助物質,在山上修了廟,把菩薩請出來供奉上了,香火還可以。
後來又發生了一件事,當地的一個痞子,看上了廟裡惟一的一個守廟的尼姑,晚上準備來好事,結果就在這個山頭上轉了一夜都沒有找到廟,呵呵,也是奇事了。呵呵,我窮啊,買不起數位相機,不然我要貼些包括後面故事的實地照片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