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驪歌行》:將非遺元素融入劇中,實現傳統文化與新時代審美意識的有機融合

近年來,一些植根傳統文明、立異表現手法的影視作品,讓傳統文明得以更好地傳承和弘揚。一起,這些影視作品也經過羅致傳統文明的營養,令其內在和深度得以提升。4月15日在騰訊視頻、愛奇藝開播的電視劇《驪歌行》就深挖傳統文明的土壤,將非遺元素融入其間,以深厚的文明營養作為劇作支撐內里,完成了傳統文明與新時代審美意識的有機交融。

  《驪歌行》的主人公之一傅柔是廣州商戶的千金,有著管理宗族的能力,也有著通曉詩書、拿手女紅的個人特長,可謂德才兼備;另一位主人公盛楚慕是從小被寵溺的將門之後,最終蛻變為征戰疆場的威武將軍。該劇出現的是距今1000多年前的唐朝少年故事,但卻和新時期少年所面臨的人生選擇問題有著共通之處。劇中人物命運的發展,表現著社會大環境對個人的影響。“驪駒在門,僕夫具存;驪駒在路,僕夫整駕。”一曲驪歌,是謂離別;行之一字,是謂找尋。該劇一切正面角色都在努力成為有理想、有志趣、有強大家國責任感的人。一起,該劇將個人的勤勞守信、助人為樂的傳統美德描寫出來,更展現出這些少年在國家危險面前憂國憂民、匹夫有責的赤膽忠心。

  此外,該劇在兩位主人公的故事線之外,一組少年群像的出現更是讓該劇內容飽滿。無論是宮廷貴族、市井百姓,仍是疆場軍人都有明顯的性格特色,以及較為豐富和完整的成長線條,出現出一幅群像式的太平盛世圖景。正是這樣的人世百態讓觀眾感受到“少年成長,人心向善”的愛與責任,一起也可以在其間找到自我認同感和參與感。

  《驪歌行》從細節上做到“潤物細無聲”,表現出“真”“美”“穩”的特色。“真”表現在關於場景建立的穩重與用心。留心細節不難發現,小到劇中的漆藝筷子,大到雄偉宮廷,都是在大量考究史料基礎上所做,力求以實景、什物出現最為真實可感的盛世昌盛。“美”在服化方面,以中國式審美作為劇作出現之核心,在審美方面的獨特東方韻味表現讓人印象深刻,螺鈿、緙絲、絨花、扎染、蠟染、打籽繡、盤金繡等許多非遺元素在劇中均有表現,精美的服化道讓整個畫面的質感得到提升;妝發方面,《驪歌行》以一種“清淡之美”尋求柔軟的質感,劇中角色的妝容經過“暈染”的方法,表現出注重過渡的天然之美,整體觀感清新舒適。“穩”則在於平衡之道,在於真實與審美之間的空白之處,發揮合理想像並有控制。一個細節或許被忽略,在《驪歌行》中,男子的腰帶除自身精緻的手工藝外,遵循佩帶於腰下五六厘米的規則,儘管會顯得身材五五分,但力求在審美與真實之間進行了合理掌握。

  《驪歌行》以中華優秀傳統文明鋪陳開來,以劇中各色少年人物為索引,給當代年輕人以啟示。這讓業界看到,影視創造需承擔起作為精力文明載體的社會職能,注重其立意和文明引導傳承功能,平衡寫實與適意之道,方可促進行業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