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我叫趙甲第》選擇不同,生活軌跡自然不同

一個人本身可以變成什麼樣的人,在於他在性命途中所遭受到的別人及其招喚著他的信仰。
——梅帝.雅斯貝爾斯
這句話套入在陳紅雄的身上再適合但是了。看過整部劇最可憐的人到底是誰?他便是陳紅雄。陳紅雄的可伶不僅是由於他一直衣食住行在仇恨中,被仇恨迷惑了眼睛,也是由於他性命發生了納蘭長生那樣有企圖心的人。QQ截圖20220425134410
納蘭長生運用他的仇恨,正確引導他一步步違法,最終,他那樣孝敬的人,也只有眼巴巴看見媽媽去醫院沒有人照料,而自身進牢房接納更新改造。QQ截圖20220425134427
陳紅雄的仇恨來自於前世的恩仇,李家(陳紅雄家)和王家把握了齊武夫一些見不得人的直接證據,因此就想藉此機會打倒齊武夫,均分齊家的財產。齊武夫毫無疑問不容易掉以輕心,因此他就生產製造了一場車禍事故報仇齊家和李家。趙鑫開車恰巧追上這一場車禍事故,他救了李家(王竹韻)和陳紅雄,僅僅陳紅雄的媽媽由於這一場車禍事故一直去醫院平躺著。而陳紅雄卻一直不在乎的說說,一直把仇敵當做是趙鑫。QQ截圖20220425134455
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
這句話來描述趙鑫,最好但是了。原本陳王倆家手裡的證明早已讓齊武夫劫數難逃,他又生產製造車禍事故,也是插翅難飛了。因此他讓趙鑫拖住他生產製造車禍事故的直接證據去找納蘭長生,而且將閨女齊冬草交給了他。QQ截圖20220425134502
他走這一步棋,也是讓納蘭長生堅信趙鑫,那樣他就想要與趙鑫協作,齊家的祖業有可能挽救。之後,趙鑫為了更好地挽救齊家的產業鏈,挑選擔負一切,外部說他叛變齊家也好,說他生產製造車禍事故也好,齊武夫的小弟齊鳳年誤解他也好,他都一併擔下,不做一切表述,僅僅默默地辦事,來挽救齊家的產業鏈。QQ截圖20220425134526
為了更好地守好齊家祖業,納蘭長生在這一場去算計中由於有趙鑫的參加沒有獲得一點齊家的財產。一向有欲望的納蘭長生怎能忍受趙鑫的蹂躪呢?他打算去趙鑫家鄉找他算錢,趙鑫為了更好地不牽涉親人,再度錯過等候自身八年的老婆。在補領結婚酒席時,悄悄出走。由於這事,孩子趙甲第二十多年來一直憎恨爸爸,一直與他唱反調。QQ截圖20220425134534
但是趙鑫義無反顧,他一直記牢那一句話“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這句話的含義便是在轉瞬即逝的溝通交流中,投契,可以患難與共,一諾千金。即然同意了有大恩大德的人,那麼就需要一直做下來。即使再艱辛也需要做下來,這就是守衛身後的擔任和忍耐。QQ截圖20220425134545
全世界能為他人節約開支的都並不是庸庸碌碌之輩。
趙鑫很有做生意大腦,他挽救了齊家的產業鏈的與此同時,也讓買賣越做越大。林子變大什麼鳥都是有,金海如此大,企業內部免不了有圖謀不軌,有的被有欲望的納蘭長生運用卻不自知,有的卻在串通外界陣營,讓金海的資金鍊出問題,那樣公司離倒閉還會繼續遠嗎?但是公司破產,最受傷或是這些底層兢兢業業的平常的員工。趙鑫不願意那樣的人群遭受損害,因此就逐漸合理布局。QQ截圖20220425134601
他知道陳紅雄和納蘭長生一夥一直在查證十五年前的案件,趙鑫就運用公安部門在查案件時,和齊冬草逐漸合理布局。QQ截圖20220425134610
公安部門拘捕了趙鑫,齊冬草在趙鑫的計畫下和趙甲第破裂,趙甲第姥姥又去世,金海實業公司的總公司一時亂成為一鍋粥。有的人期待這公司越忙就越好,例如陳紅雄,在吳家姥姥的喪禮上,他端上一菜盤新鮮水果,坐到離大門口很近的地區,便是因為看趙家熱鬧。QQ截圖20220425134621
黃睿羊也是猖狂,他認為如今恰好是篡權的情況下,因此就明確提出他可以當老總。
一時間公司暗潮湧動,正邪善與惡馬上露出水面。五虎中徐振宏願意拿出子公司的錢,協助總公司擺脫困境,他以前儘管做過失事,這時的他是忠誠的。QQ截圖20220425134629
趙甲第剛接任公司,一切都是生疏的,卻要擔負如此大的風險性。
最終黃睿羊被趕出了公司,趙鑫的事也查清晰了,陳紅雄被公安部門拘捕,這一公司當然挽救了。保住了公司,這些底層的平平常常的員工的工作也就挽救了。趙鑫的努力和忍耐,挽救了盡心盡力的員工的工作,他那樣的一個人,並非庸庸碌碌之輩。QQ截圖20220425134640
這儘管是場“詭計”,但是難能可貴的是它後面的守衛。趙甲第知道爸爸這么多年的投入,和爸爸重歸於好,爺倆總算調解。
陳紅雄挑選了報仇,趙鑫挑選了忍耐與擔任,由於挑選不一樣,生活軌跡當然不一樣。趙鑫那樣勇於擔當的人身旁聚集了許多菁英人員,想要與他一往無前守衛公司這一大家族,《論語》中有一句話,“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它的意思便是,德在一人,則眾星拱月。這時人老心不老的趙鑫不正驗證了這句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