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宇文玥楚喬溫泉閣再會溫情滿滿
溫泉池裡薄霧漫漫,幾片段預告瓣飄蕩其上。楚喬一步步走過去,用心給宇文玥按摩片刻,等他放鬆警惕的時候,楚喬悄悄將手摸向頭上,在層層墨發掩映下,一把精緻的小刀赫然藏身其中。楚喬一刀下去,沒想到被宇文玥一把擋住,甚至藉機將她摔進溫泉池裡。楚喬觸到水面的同時,以腳踢水攻向宇文玥的面門。
兩人瞬間在溫泉池中打了起來,楚喬不想戀戰,一個健步飛奔上去。偏不巧被宇文玥抓住後背衣服,楚喬穿的是那個舞姬的衣服,本就是清涼的吊帶裝,這樣被宇文玥大力一抓,衣服盡碎。情急之下楚喬只好扯了一旁的紗簾裹在身上。宇文玥接著從溫泉池上來,兩人又一路打到了床上。
許是為了營造浪漫的氣氛,床上帷幔重重。兩人打鬥間,宇文玥一個下盤不穩,徑直地摔在楚喬身上,好巧不巧地親在她的唇上。楚喬瞬間瞪大了眼睛,氣憤不已,出手更加凌厲起來。兩人打得不可開交,動靜極大。
月七聽到聲音,不管不顧地衝進來。宇文玥眼疾手快地用被子把楚喬蓋起來,冷言讓月七滾。月七懵圈地出來,其他月衛倒是樂見其成,看來公子終於開竅了,這裡面的女人有點本事。月七在他們的調侃中回過神來,有點懷疑剛剛那個到底是不是自家公子。
楚喬和宇文玥靜靜地聽著外面月衛的對話,楚喬嘲笑宇文玥上樑不正下樑歪。宇文玥一向毒舌,嘲她都能爬上男人的床了,她的梁倒是正的很吶。想去拿件衣服穿,宇文玥打開衣櫃的瞬間,將醒不醒的舞姬迎面摔了過來,他使勁一推,那可憐的舞姬又摔暈在柜子里了。楚喬哪料到宇文玥會突然去開衣櫃,出聲提醒的時候,剛才那一幕正在發生。
楚喬正想走,外面傳來田城守的聲音。原來是魏舒燁到了,田城守來詢問宇文玥要不要一見。宇文玥當然不會去見魏舒燁,好讓楚喬趁機偷偷溜走,而且他敢肯定魏舒燁這個時候來,就是為了抓楚喬。魏舒燁自幼愛慕元淳,而元淳又恨楚喬入骨,楚喬現在的處境可謂是危機四伏。
一大早起來,楚喬饒有興致地吃著早餐。宇文玥好奇地問起她來城守府的原因,楚喬當然不會告訴他實情,只說是缺錢了,來偷點。她不說宇文玥也不會逼她,只是順桿爬地讓她多偷點,燕北貧苦,到了那裡只會吃苦受累。楚喬不在意,燕北是燕洵的家,也就是她的家。
這番話宇文玥聽著極不順耳,此去燕北,一路上危機重重,宇文玥讓她傷了、死了都不要讓他知道,尤其是在他看不見、摸不著、幫不上忙的地方,這樣他會受不了。這是宇文玥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達對楚喬的情義,楚喬一時愣在當場。
宇文玥平時是個極為自律的人,這次卻和一個舞姬在房間一直待到日上三竿,恐怕那舞姬不是普通人。魏舒燁想進房間去一探究竟,但是有月七在,無論如何也不放他進去,魏舒燁只好邀宇文玥隨後午宴相見,特意提出讓他帶那舞姬來瞧瞧。
宇文玥帶楚喬前去赴宴,親自給她挑選了一件粉色衣衫,穿上漂亮的衣裙,化個淡妝,女兒家的姿態盡顯。楚喬這些年來,一直為燕洵四處奔走,在穿衣上不是黑色就是白色,毫不講究,宇文玥為她心疼。臨行前,宇文玥給楚喬戴上一個此地女子都會戴的面紗作為遮擋。楚喬無語地翻個白眼,要戴面紗還讓她化妝幹嘛,簡直是多此一舉。
田城守為宇文玥和魏舒游準備的午宴上,魏舒燁想盡辦法刺探楚喬身份,不過有宇文玥在,他怎么都不會得逞的。魏舒燁此次前來,明面上是為了整頓商行而來,賢陽商會是燕洵的經濟命脈,而梁少卿手上的賬本記錄著賢陽富商之間的貓膩,至關重要。梁少卿剛剛被移交給魏舒燁,就被幾個黑衣蒙面人給劫走了,楚喬很擔心他。
宇文玥本想明日再走,到時候讓楚喬隨他一起,但楚喬等不及了,她必須儘快去救梁少卿。瞞著宇文玥偷偷跑出來,楚喬救了梁少卿後,與他一起逃跑,追兵很快追了上來,楚喬只好讓梁少卿先走。
帶人追來的正是燕洵手下新晉的得力助手程鳶,可惜他和楚喬尚未見過,並不知道對方身份,楚喬逃走的時候不下心將賬本落下,她轉身策馬回去拿,與此同時,程鳶也正好趕到,狹路相逢,楚喬只拿到部分賬本,就被程鳶一劍攔住,他們人多,楚喬只好放棄賬本。
一轉眼就到了晚上,楚喬急著逃跑,日夜不停的趕路,行至一處樹林,宇文玥追了上來,知道前路艱險,宇文玥又怎會讓她獨自前行。楚喬為逃跑偷的馬恰是魏舒燁的馬,幸好被宇文玥發現,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果然,魏舒燁很快就追了過來。他們藏在暗處,看魏舒燁走了以後才出來。與此同時,往生營的殺手來了,沒想到看似溫文爾雅的詹子瑜竟是往生營的主人,即使這次要殺的對象是蕭策要保護的楚喬,詹子瑜也不放過這個賺錢的機會,這次培訓的殺手裡,有一個新人很出色,這次暗殺就當是對他的歷練吧。
往生營的殺手到的時候,楚喬和宇文玥早已察覺,沒想到詹子瑜口中那個很出色的新人竟是個女殺手,她不敵楚喬兩人,只得放暗器逃走。看到暗器衝著宇文玥過去了,楚喬想也不想就擋了過去,帶著毒的銀針瞬間刺進她的手臂。
另一邊,燕洵久久查不到楚喬的下落,心急如焚。程鳶既然得到了賬本,燕洵打算速戰速決,今晚就在朝夕閣好好整頓一下賢陽商會。

楚喬傳電視劇劇情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