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第1集 - 龍器再現
民國初年,老北京城天橋大林茶館裡,評書先生花九爺正在台上繪聲繪色的給台下茶客講述一樁前朝公案,龍器案。當年大清將亡,工部左侍郎葉遠圖為延皇室氣運,遠赴塞外尋得秦始皇所制傳國玉璽。剛回京,就馬不停蹄送到儲秀宮慈禧太后處。不想因此陷入黨爭,其師弟秦元龍,多年來與葉遠圖有隙,上奏玉璽為贗品。老佛爺震怒,葉家滿門抄斬。天道輪迴,幾十年後,一場不明大火將秦家化為灰燼,男女老少無一生還。從此傳國玉璽下落不明,也無人知曉葉遠圖所獻玉璽是真是假。
九爺話音剛落,台下聽客一片唏噓之聲。門外突然傳來爆竹聲,原來是在新疆開玉場的金正午金四爺回京,遷回寶號金玉軒。今日頭天開張,凡光臨者皆管吃管喝。眾人一聽有便宜占,連茶水錢都沒付就跑了出去。茶博士也是無可奈何。說起這金家,和剛才的公案也有連繫。其祖上金德赫與葉、秦兩家是世交,同拜在八風堂門下學習玉藝。八風堂祖傳有制玉寶典《琨玉集》,葉遠圖覬覦多年而不得。秦元龍知會有大禍發生,將寶典授於金德赫。金家連夜搬出京城,遷至新疆,方躲過大劫。這位金四爺就是金德赫的四公子,年邁思鄉,才又返回京城。
此時金玉軒門口熱鬧非凡,金正午正招呼客人。此人額方臉闊,未說話先開口笑,一看就是在商場混跡多年的生意人。他的女兒金嫣然和義子傻蛋就站在門口看熱鬧。除了京城三大玉行東家房戶生、柳敬山、木逢春來道賀外,連服侍過老佛爺的喜公公都來了。金嫣然自小在域外長大,一身西域打扮,生性活潑直爽。見喜公公系個小辮,對自己老爹陰陽怪氣,老爹還要陪笑請安,氣就不打一處來。她攛掇著傻蛋去教訓教訓那閹人。傻蛋名雖傻,其實人不傻,只是因為失憶,所以時常犯糊塗,之後被金四爺收養。傻蛋裝傻,大聲問喜公公是男是女。眾人聽了訕笑不已,路過的花九爺聞言也不禁莞爾。
喜公公待要發怒,走近發現眼前這傻蛋在哪見過,很像是八年前被大火燒死的秦家少爺秦玄策。一旁的聞春來東家房戶生也是愕然,他曾是秦家掌柜,突然見到少爺死而復生,自然心驚。喜公公嚇得落荒而逃,房戶生也是滿腹狐疑。
傻蛋也沒再理會,跟著嫣然進門吃席。正挑著桌上的菜,一個端菜上桌的下人見到他也是一臉驚訝,嫣然見狀問她姓名。下人名喚田丁,是剛被派來金宅的丫環。按規矩,但凡下人有主,就必須用使喚小名,不得使用本名。田丁犯了規矩被老媽子一頓訓斥,嫣然看不順眼,反而辭了老媽子。
這邊鬧了半天,傻蛋卻只顧著品嘗剛才田丁端上來的“蜜汁牛舌”。這蜜汁牛舌是京城近月齋大廚的招牌菜,可傻蛋嘗著,感覺有些不對。問下來,果然是大廚這兩天不在,所以今天是請來了徒弟燒菜,味道自然有幾分差異。可嫣然奇怪了,傻蛋怎么會知道這道京城菜。傻蛋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而近月齋的大廚此時正在京城附近的石龍寨“做客”。這家土匪頭子陸雨涵陸大小姐,每逢這個時候都要把他抓來做蜜汁牛舌,祭奠亡夫秦玄策。八年來,年年如此。當年秦家大火,正是秦玄策和陸雨涵新婚之夜。玄策先救出雨涵,衝進火場救家人後再沒有出來。這些年來,雨涵帶著一幫兄弟在此落草為寇,時刻想著為夫報仇。
金宅大廳里,金四爺坐在主座,三位玉行老闆下首坐陪。三個人都欠了金四爺大筆料錢,又暫時周轉不開,所以個個打著哈哈。金四爺是個爽快人,開張之日不會做逼賬的事。不過他聽說三位老闆把錢都砸在一個玩意上,不由得想開開眼。
金四爺開了口,三人自然不會拒絕,就到了京城裡專門鑒寶的所在,拾翠閣。此時拾翠閣里已經有了幾個看家,除了金四爺和嫣然、傻蛋,還有喜公公等其他鑒寶人。各人都坐在各自的包間裡,互不見面。此處掌柜四下作揖後,宣布本次鑑賞的寶物是龍器。房戶生領頭,帶著柳敬山和木逢春,手捧黃布包裹的錦盒出來。三人先把錦盒送到金四爺房間,請他掌眼。錦盒一開,裡面放著的正是失蹤多年的傳國玉璽。四爺一看,玉面光滑古樸,印底大篆書的“受命於天,既壽永晶”八個大字,更無懷疑,當場願將金家在新疆的整個玉場作價。傻蛋隨手就把玉璽拎了起來,把周圍人嚇了一跳。他看了兩眼,就能確定是贗品。此言一出,又把周圍人嚇了一跳。
為了證明這件龍器是贗品,傻蛋放出狂言,三天之內做出一模一樣的龍器。四爺相信義子的眼光和能力,願意作保。如三天之內拿不出來,三大玉行欠金家的債全免,四爺還在近月齋擺酒賠罪。三位東家騎虎難下,只能暫停鑒寶,約定三日後見分曉。
拾翠閣的老闆娘三太太一直觀察著整個局勢。下人三兒過來與她耳語幾句後,三太太似乎輕舒了口氣,她基本可以肯定,四爺房間裡的傻蛋就是秦家少爺秦玄策。只要秦玄策還活著,就能找到真正的傳國玉璽。即使還要死更多的人,她也要找到能恢復大清的龍器。
被關了兩天的近月齋馬大廚實在受不了,吵著嚷著要大當家的趕快結賬,讓他回去。被抓了八次,他早就習慣了,對這些窩囊土匪沒什麼好客氣的。陸大小姐出來,也沒為難他,答應除了付兩天的工錢,再賠償他金玉軒的損失。一算一共三十大洋,可石龍寨根本就沒錢,陸大小姐一句“先欠著吧”,就打發走了一肚子牢騷的馬大廚。但金玉軒這名字入了陸雨涵的耳,畢竟秦金兩家也曾有淵源。
從拾翠閣回來,傻蛋攥著自己的隨身玉佩睡著了。夢裡他看到和一個女人成了親,桌上就放著兩塊玉佩,然後就是大火,被燒斷的大梁砸了下來。此時陸大小姐也拿著同樣的玉佩向亡夫祈告。這幾年裡,她已經查到了放火之人。只因仇家勢大,八年來屢屢帶人行刺,均未成功。而今晚仇家將回京城,陸大小姐要再次為夫家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