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第33集 - 迎親
雨涵對三太太臨走前說的“等她的好訊息”也是諱莫如深,沒敢告訴玄策。
三太太馬不停蹄的去了陸府。陸天林粗人一個,哪知道憐香惜玉。一聽三太太是為玄策和雨涵而來,馬上就要哄人。三太太根本不理他,照舊坐在了沙發上。說別的陸天林不會聽,可說到田力,陸天林就上了心。三太太正是抓住這一點,只要陸天林對雨涵好點,體諒雨涵的難處,為雨涵考慮,田力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自然會慢慢改變態度。否則誰敢認一個對自己指手劃腳,又打又殺的老爸。陸天林聽完這番話,沉默了。
玄策連夜在機具上趕工。雨涵也沒敢閒著,繼續接些刺繡活,田丁坐在一旁陪著。雨涵早就看出田丁喜歡玄策,越急著否認就越說明愛得很深。雨涵像在託付後事一樣,希望田丁以後能善待玄策。正說著,陸天林帶著老二老三,後面跟著三太太衝進了宅院。
玄策聽到響動從屋裡出來。陸天林以雨涵親爹的身份不承認當年的婚約,玄策也是挺直了腰桿不放雨涵離開。正以為老丈人要掏槍,沒想到陸天林話風一轉,說三天后是吉日,讓玄策帶著聘禮,風風光光的到陸府迎親。玄策還沒反應過來,陸天林就帶著人離開了金鑲玉,還約好明天送來嫁妝。
雨涵得償所願,按之前的約定將壓好模的兩個模盒偷偷交給了三太太。花九爺連夜照著樣模做出一模一樣的兩塊玉佩。玉佩上的龍魚河川,在他眼裡就是地理位置,只要詳加計算,解開其中的含義,就是一張地圖。
第二天,老二老三帶著大隊人馬扛著彩禮送到半閒齋,順便接大小姐回府,等著迎親。玄策也沒有長輩,到金家請四爺到時務必到席,作為長輩接受新人跪拜。金四爺送他出門時,正碰到嫣然。玄策沒有說話,向四爺告別後,與嫣然擦肩而過。
雨涵在家裡穿上了大紅喜服,可心裡卻高興不起來。心裡的疙瘩總是放不下,她還是忍不住想知道父親是不是為了報仇燒了秦家。此時陸天林也沒了以前對秦玄策的火氣,坦白的告訴女兒,大火與他並無關係。當天陸天林只是帶著人馬圍住了秦家,並未放火。而且即使陸天林想放火,也不可能選擇女兒在秦家的時候。雨涵這才信了父親,輕聲勸父親放棄報仇的念頭,好好享受天倫之樂。陸天林這八年里第一次看到女兒這么乖巧,感動得熱淚盈眶。
吉日終於到了,玄策穿著吉服,胸前戴著大紅花,帶著迎親隊伍吹吹打打,準備啟程前往陸府。嫣然突然從人群里衝出來,為了阻止傻蛋,她脫口而出陸天林是縱火真兇。等她說出了口,心裡又後悔了。玄策想起雨涵幾次欲言又止的樣子,再加上幾個人都說當晚陸天林帶兵包圍了秦家,這一切似乎都證明了嫣然的話。他怒火攻心也不細想,從雨涵床頭翻出手槍,奔向陸府。
陸府張燈結彩正等著玄策來接親,可吉時都快過了還不見人來。等見到了人,卻是被玄策當頭一槍。如果不是被吳副官及時推倒,只怕會喪命當場。此時玄策連雨涵的話也不肯相信,陸天林更是犯了脾氣大罵秦家人該死,這無異於火上澆油。可當玄策把槍口抵在陸天林額頭上時,他又想起了雨涵的苦處,手指遲遲扣不下扳機。怒氣難消的玄策抬起胳膊朝天連開數槍,直到打光了所有子彈。雨涵看著玄策離開的身影,不知能否有機會解開這段謎團,還父親一個清白,也給自己一個心安。
聽說玄策在陸府開槍,金四爺馬上親自趕去查看情況。嫣然也想跟去,被田力攔著。嫣然這時也是後悔莫及,大聲斥責田力不應當告訴她那些事,恰好被來金家尋找玄策的田丁聽見。田丁怒不可遏,操起放在一邊的扁擔,對著田力就是一頓痛打。先是利用雨涵破壞訂婚,後又勾結玉行迫害玄策,現在又利用嫣然破壞迎親,田丁不想再認這個弟弟。嫣然在一旁聽到田力做了這么多針對傻蛋的壞事,更是怒問田力的居心。
田力惱羞成怒,把所有責任都推給秦玄策,似乎是玄策太有本事才逼得他要處處針對,似乎貶低了秦玄策才能抬高他自己。到此時,田力也自知無法再留在這裡,轉身出了金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