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第45集 - 領扣
田力雖然與陸天林相處時間不多,可這幾天裡他也感受到親生父親對兒子的關心。他惱恨為何相聚時間會這么短,一時控制不住情緒,用力搖著陸天林的屍身,想要一個答案。人死不能復生,現在說什麼都是枉然。等眾人離開停屍房,常局長發覺從陸天林的手中掉落了一枚金制領扣。
晚上,花九爺向三太太坦白了事情的經過。當時花九爺不肯就範,趁陸天林不備,他抽出藏在隨身說書箱下的短刀,用力刺進陸天林的肚子。陸天林雖奮力打了花九爺一拳,但沒能阻止他的瘋狂行為。龍器之下又多了條冤魂,也讓三太太又一次傷了心。三太太為花九爺隱瞞了多年真相,只是想了結了念想後和九爺過安生日子。為了龍器死了一個又一個人,三太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是個頭。九爺拿出這些年來為尋找龍器繪製的圖紙,撕得粉碎,從此不再提龍器。三太太見他有如此決心,才原諒了他,再次選擇相信他的承諾。
半閒齋里設下了陸天林的靈堂,雨涵和玄策正在守靈,嫣然不顧田丁的阻攔強行闖了進來。從停屍房出來後,田力就不見了蹤影。玄策陪著嫣然在城裡四處尋找。嫣然此時也是滿腔怒火,她為了洗清父親的不白之冤,為了救活金家,不得不嫁給田力。而田力卻因沒見過幾天的父親死了,就跑得無影無蹤。在嫣然眼裡,田力就是她委身換來的工具,一條為金家做事的狗奴才。
這些話全被蜷縮在角落裡流淚的田力聽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找花九爺。花九爺從拾翠閣回來,看到門口等候已久的田力。讓進屋後,花九爺只以為他是不滿金家對他不公,就讓他回半閒齋,和田丁一齊執掌柜上事務。不想田力野心更大,他要得到龍器,要讓嫣然對他刮目相看。龍器沒有,花九爺從說書箱裡取出玄策的圖紙,遞給了田力。期間他曾動了殺死田力的念頭,但想起對三太太的承諾,他放棄了。
始終找不到田力,嫣然和玄策只能各自回家。玄策看到雨涵呆坐在床上。這八年里,雨涵為了玄策和父親打打殺殺。如今好不容易能享天倫之樂,父親卻遭此橫禍。子欲養而親不待,玄策也不知如何安慰。
第二天,與陸天林熟識的人紛紛來弔唁。金四爺後面是花九爺、三太太和常局長。花九爺進門時正跟老三撞個滿懷,他捂著左肩露出痛苦之色。後面的常局長瞧見這一幕,冷眼看著花九爺。趁著大家都在,常局長上前說明下案情。陸天林是正面被刺三刀,應當是熟人作案。隨後常局長拿出那枚金制領扣,懷疑是從兇手身上拽下來的。三太太看見,知道是那天給花九爺置辦的新衣上的領扣,也沒敢說出來。大家依次取來看過,都稱不認識,只有金四爺有點印象,卻想不起在哪見過。於是領扣就留在四爺處,繼續找人打聽。此外常局長還稱陸天林手上有淤青,想是搏鬥時重擊過兇手。交待完後,大家都心情沉重。
從半閒齋出來,石三向花九爺和三太太稟報,田力去了交泰殿。花九爺覺得田力性情大變,只怕是個隱患。如不是三太太攔著,恐怕花九爺又要動殺機。
金四爺把領扣交給荀掌柜。荀掌柜掂了掂份量,看出並非純金,而是銀包金皮。這應當是前清蒙古造辦處專用於製作宮中佛像的手藝。聽這么一說,金四爺想起件事。他馬上命荀掌柜理清柜上的賬目,儘快把金玉軒遷回新疆。嫣然還想留下來為父親洗冤,可此時的金四爺寧可負上縱火罪名,也不想繼續呆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