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安家第23集劇情介紹

安家電視劇劇情介紹第23集:老嚴夫婦被兒子兒媳趕出新房住包子鋪,潘貴雨為要錢賴在房似錦出租房外

徐文昌給房似錦解說林茂根所形容的老洋房的風格餓,房似錦說就是混搭啊,徐文昌解釋說像這種風格就是可以把各種建築風格搭配在一起,就像悉尼歌劇院一樣,房似錦感嘆自己上哪去找,後又想起來在徐文昌介紹老洋房的書里見到過,徐文昌一聽趕緊說阿爾法該睡了就走了。有了徐文昌畫的圖做參考房似錦開始掃街,恰好遇到別的中介也在談論老洋房,這才知道林茂根不止找了她。回到門店,房似錦跟徐文昌吐槽林茂根就是個老狐狸,現在不下五十個中介為他服務替他找房源,頓時有了緊張感。徐文昌勸房似錦他們剛剛成交了一套龔家花園,不要那么著急,鬆弛一點。房似錦卻很著急,她覺得現在就是技能大比拼,要證明自己的實力為門店爭光,徐文昌打趣她竟然上升高度到集體榮譽感了。

嚴叔和嚴嬸退了租的房子,興奮地帶著收拾的行李想要搬到全款給兒子買的那套房子一起住,兩人憧憬著住新房幫忙看孫子的美好生活。哪知敲開新房門,開門的卻是親家母,兒媳不屑地看了老嚴夫婦一眼連招呼也沒打地回了房間。軍軍丈母娘一副女主人待客的架式,軍軍為難地看著父母走上前讓老嚴夫婦先回去,說有空再去看他們,老嚴夫婦為了不給兒子為難,他們訕笑著說只是順道來看看兒子,老嚴夫婦只得拖著行李落寞地離開。嚴嬸有些懊惱不該這么早把租的房子退掉,他們今晚沒地方可住了。老嚴強打精神帶著嚴嬸把行李搬到了包子鋪,嚴嬸想到兩人的處境不禁潸然淚下。當晚老兩口屈居在包子鋪,嚴叔安撫嚴嬸說還捨不得她去伺候媳婦呢,嚴嬸跟嚴叔商量年底就回老家,她心疼老伴的腰窩在包子鋪,嚴叔還想看孫子說還是在多乾幾年,嚴叔說嚴嬸發了一通牢騷,辛辛苦苦攢了一輩子的錢買了房卻落不了住,親家母沒有出一分錢卻住上了。嚴叔一開始還在慶幸,畢竟房本上寫著兒子的名,老伴提醒他還寫著倩倩的名字。嚴叔現在特別後悔當初聽到有孫子加上兒媳婦倩倩的名字,現在是腦殼痛,讓老伴不要說了,明天還得出早攤。

隔天徐文昌準備了早餐,為了探探競爭對手的虛實,房似錦穿上便裝精心打扮一番,她配上翟雲霄送給她的藍色皮包。房似錦問徐文昌自己的樣子看上去像不像能買老洋房的有錢人。徐文昌打趣房似錦,同時看見房似錦拎著的包,想起張乘乘提醒的話,心裡對房似錦和翟雲霄的關係有了疑問,房似錦說是朋友送的。房似錦裝出富家千金的樣子到老洋房中介店打探,剛拿出徐文昌畫的房型圖就被中介店的同行們拆穿身份並趕了出去。

回到門店,房似錦正跟徐文昌抱怨自己被識破時,接到潘貴雨的電話,潘貴雨又問房似錦要錢付弟弟的房款,房似錦無語說憑什麼弟弟的房貸要她來還,潘貴雨不依不饒又拿她上大學的事情說事,房似錦說她什麼時候供她上大學了,潘貴雨直接掛了電話。一會潘貴雨乾脆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來到安家天下門店,還耍無賴要在門店住下要債。徐文昌苦勸不動,問房似錦怎么解決。房似錦表示公事公辦,徐文昌於是報警處理。警察在了解情況後,說明家務事家裡解決,請潘貴雨不要影響門店營業趕緊離開,潘貴雨這才離開,臨走時還對房似錦撂下一句狠話。

晚上下班的時候,徐文昌和房似錦沒料到潘貴雨竟然堵在家門口,他們驚愕地看到潘貴雨把鋪蓋攤在他們的房門前。潘貴雨質問徐文昌是不是房似錦的男人,房似錦直接將潘貴雨關在門外,潘貴雨又不停地拍門嚷嚷著憋不住要上茅房,徐文昌無奈只得開門讓潘貴雨進來,潘貴雨上完洗手間出來使喚徐文昌給她倒熱水,說房似錦是她好不容易拉扯大的閨女,不能這樣不清不白地跟徐文昌住在一起,伸手找徐文昌要彩禮,徐文昌解釋他就是跟房似錦合租,要徐文昌賠償名譽損失費。

潘貴雨又跟徐文昌拉扯,房似錦房似錦氣得將潘貴雨轟出門外,潘貴雨嚷嚷著房似錦就是白眼狼。徐文昌問房似錦怎么解決,房似錦卻讓徐文昌不要管,這種時候了,房似錦竟還有心情叫餐吃飯。

第二天徐文昌和房似錦上班時發現潘貴雨仍然在門口,房似錦熟視無睹地垮過潘貴雨的鋪蓋直接去上班,潘貴雨讓她下班記得給她帶點吃的回來,房似錦不理會。房似錦照例去包子鋪買早餐,看到行李細問下才知道是嚴叔嚴嬸搬到店裡去住,房似錦關心地問了幾句便知道老嚴的兒子不讓他們老兩口住,房似錦勸他們租個房子。嚴嬸為難地說,他們全款買了房子,現在身無分文了。回到門店就跟徐文昌說了此事,懷疑他們是被兒子和媳婦趕了出來。那套房子可是嚴叔嚴嬸一輩子的積蓄買下來的,房似錦原本以為只有父母不好,沒想到還有這么渾蛋的孩子。房似錦擔心包子鋪那么小,天氣也越來越熱,嚴叔嚴嬸這樣住在包子鋪不是辦法。徐文昌感嘆說還好有包子鋪要不然真的要流落街頭了,房似錦擔心嚴叔會不會怪她,徐文昌說當初是有跟嚴叔嚴嬸說過的,現在變成這樣也是他們的選擇,房似錦有些後悔當初慫恿老兩口全款買房。

沒過多久朱閃閃急急忙忙跑來告知嚴叔的包子鋪被查封,徐文昌和房似錦趕了過去,兩名執法人員正在包子鋪門口給老嚴夫婦開罰單,處罰緣由之一就是店裡不能住人,老嚴夫婦屋漏又逢連陰雨,嚴嬸急得大哭。原來包子鋪存在兩個問題,一是健康證過期要補辦,二是包子鋪不能住人必須馬上搬走,等打掃乾淨消毒後才能繼續營業。徐文昌勸嚴叔嚴嬸積極配合,並請嚴叔嚴嬸到門店一起想辦法。

徐文昌把老嚴夫婦請到靜宜門店坐,門店的人看老嚴夫婦的樣子都很同情。徐文昌問兩人有什麼打算,嚴叔準備回老家,可嚴嬸卻非要留在上海要帶孫子,讓人看了著實可憐。徐文昌想了想建議老兩口換到市郊開店,勸說道他們在這一帶花銷大,生活成本也高,用這邊的錢在另一片區租鋪面還能再租一個住的房子,房似錦也幫腔勸說那邊年輕人多,包子需求量大,如果他們想去的話,自己可以跟那邊的同事聯繫,儘快幫他們解決困難。自己可以找那邊的同事幫忙給老兩口租門店和住房。

張乘乘上門找徐文昌,正好看見在樓道的潘貴雨。張乘乘在知道潘貴雨的身份後,看她沒吃的怪可憐的,還特意帶她去餐廳吃飯。為了趕走房似錦,張乘乘還給潘貴雨出了個主意,教她千萬別提錢,而是打感情牌。

下一集(第 24 集)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41. 第41集
  42. 第42集
  43. 第43集
  44. 第44集
  45. 第45集
  46. 第46集
  47. 第47集
  48. 第48集
  49. 第49集
  50. 第50集
  51. 第51集
  52. 第52集
  53. 第5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