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雨欣再害張果果,計謀拆穿被趕走
樂童的住院日期很快訂了下來,這讓張果果和樂童都十分開心,畢竟,這意味樂童可以恢復健康。因為手術需要,張果果特意來到金縷閣,將此前董麗君交給她修復的文物刺繡送回去。恰逢董麗君不在,張雨欣便讓張果果放下東西然後離去,但張果果執意等董麗君回來後才肯離去。一計不成再生一計,張雨欣藉口董麗君最不喜歡別人進她的房間亂動東西,讓張果果將刺繡交給她。想到家中樂童還需要照顧,張果果放心的將刺繡放到桌上,並說最近有事都無法再來金縷閣後便離去。與此同時,丁偉也來到西屏,逢人便打聽著張雨欣的訊息,只可惜沒有一個人能認出張雨欣。
回到金縷閣的董麗君,很快發現張果果留下的刺繡。只是,此時這件繡品,早已被張雨欣替換成一件次品。看到這樣的做工,董麗君十分生氣,徐卉婕也趁機落井下石,只是董麗君無論如何都不肯相信這是張果果的水平。張雨欣看到董麗君如此信任張果果,內心十分不甘,她污衊張果果說她以後都不會再來金縷閣。如此不負責任的行為,讓董麗君感到十分不滿。
果果領著樂童準備住院事宜,心情很好的樂童在臨行前還特意與江正川告別。這時,有人打電話找張母,原來因為丁偉尋找張雨欣的緣故,西屏的老鄰居覺得詫異便詢問張母,緊張的張母在聽聞對方什麼都沒打聽出來後,才放心不少。
張果果帶著樂童很快辦理好住院手續,這時,知道樂童要手術的李雲愷也趕來看望樂童。他一邊鼓勵樂童,一邊答應樂童會在她手術的這段時間照顧好張果果。很快,樂童便被推進手術室,愛女心切的張果果十分緊張,而樂童恰好又出現突發症狀需要張果果簽字同意,這不禁讓張果果的心都揪了起來,無助的她只能一邊祈禱樂童沒事,一邊輕聲哭泣著。看到這樣的張果果,李雲愷拉著張果果離開手術室,不斷的安慰她讓她放下心來。
何娟還是照例去看望董麗君,得知張果果送來一件次品繡品時,聯想之前張母提到的樂童做手術的事,何娟恍然大悟。而得知張果果居然未婚先孕,這讓董麗君更是氣上加氣,覺得張果果的人品真的很成問題。
丁偉從西屏趕回鎮湖,將調查結果告訴金志明和徐卉婕,原來因為年代久遠,沒有人能記住張雨欣,只是隱約聽到她似乎在喊一個叫王愛玉的人媽媽,二人打算找到王愛玉詢問情況。不想這翻談話卻被張雨欣聽到,她連忙打電話給張母卻無人接聽,不得已她決定親自去找張母。
來到張母所住的地方,張雨欣碰到將要出門的宋秀華。鑒於之前張雨欣的所做所為,宋秀華對她並無好感,加之她要出門,便請張雨欣離開。只是張母剛好回來,看見女兒,張母的情緒有些激動,但礙於宋秀華在場,二人只好含糊其辭的說是以前在西屏的舊識。只是二人慾蓋彌彰的表現,讓宋秀華覺得十分奇怪。
張雨欣告訴張母,徐卉婕和金志明會很快來找她詢問自己的身世,請張母幫助隱瞞。不等話說完,徐卉婕和金志明便找到張母的門口,張雨欣慌忙躲進屋裡。當金志明向張母詢問張雨欣的情況時,張母矢口否認,而徐卉婕突然發現張雨欣的手包就在屋內的桌子上。二人越發肯定張雨欣肯定認識張母,無法再藏下去的張雨欣只得出來。面對徐卉婕和金志明的質問,張雨欣極力否認張母的身份,並說她從前只是寄住在張母家。看著自己女兒這翻說辭,張母的內心十分難受。她痛苦的自言自語,流著淚責怪張雨欣如今的所做所為早已迷失本心,只是這一翻說辭卻被後來趕到的陸思琛用手機錄了下來。
何娟打電話告訴張果果刺繡的事情,張果果匆忙趕回金縷閣求證。面對董麗君,張果果一再表示,這件刺繡不是出自她之手。心中同樣有所懷疑的董麗君詢問是否還有別人進入過她的房間,張果果想到張雨欣此前也在,但徐卉婕卻認為張果果只是在推卸責任。董麗君又詢問張果果關於樂童的事,言語之間對她未婚先孕頗有微辭,然而張果果大方承認樂童的存在,並不覺得她是她的恥辱。因為樂童還在手術中,張果果不想將更多的時間再浪費在這種無謂的爭執上,便想先回醫院。
一出門便碰上張雨欣,張果果勸告張雨欣適可而止,二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劍拔弩張。趕出的金志明提議查明真相,董麗君便派人去張雨欣的房間取來她的刺繡作品。通過對比,董麗君發現這件次品的刺繡確實不是張雨欣的手法。看到事情連累不到自己身上,張雨欣再次一口咬定是張果果在栽贓陷害。心中十分失望的張果果告訴董麗君,這件次品的刺繡上有一種特殊的香水味道,而這個味道顯然不屬於她。
被拆穿的張雨欣無法再隱瞞下去,一邊承認錯誤一邊還將造成錯誤的原因歸咎到張果果身上。她這種只知道往別人身上推卸責任的做法,令董麗君和金志明十分失望。董麗君將這件事交給徐卉婕處理。張雨欣內心十分怨恨張果果,看到徐卉婕來找她時,不想被趕出金縷閣的她跪下求徐卉婕,但是她這次的錯誤讓徐卉婕也無法再幫她。
宋秀華趕去醫院看望樂童,從李雲愷的口中得知刺繡出問題的事,對張果果的了解讓宋秀華十分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李雲愷不失時機的向宋秀華了解張果果的過去,當得知張母曾經那樣斷送過張果果的前途時,二人都覺得難以理解。
張果果看到小小的樂童一切正常,心中十分開心。宋秀華勸她和李雲愷趁這個機會先去吃點東西。二人坐在餐廳里,張果果突然提出想學英語,原來之前去金縷閣的時候,正好遇到一個外國記者,不懂英語的她在與外國記者交流的過程中鬧出不少尷尬。李雲愷看她如此愛學,自然願意幫忙,只是再一看她那粗魯的吃相,又覺得相當頭疼。
張雨欣想找李雲哲幫忙,但是此時的李雲哲卻沒時間見她。這時,她再次碰到陸思琛,已經對她的身世有所了解的陸思琛,並沒有急著跟她攤牌,反倒是她看見陸思琛便再次的指責他是痴心妄想。
沒有辦法的張雨欣再一次打電話給李雲哲約他見面,面對李雲哲的一再拒絕,她主動向他表白,說她早已經深愛他很久。然而已經有未婚妻的李雲哲,並不想為張雨欣放棄自己有錢有勢的未婚妻,所以面對她的深情告白,李雲哲無動於衷。
張雨欣無助的坐在椅子上,任雨水傾盆而下。李雲哲還是趕了過來,看到希望的張雨欣再一次告訴李雲哲,他們才是一樣的人,才是應該在一起的人。而童年的經歷,讓李雲哲最不喜歡的便是與自己一樣的人,為了他的野心,他不能偏離軌跡。希望可以打動李雲哲的張雨欣主動的吻了上去。

因為遇見你電視劇劇情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