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情勢所迫 為保鈕蘭書成勸書白自首
吳秋實陰陽怪氣對徐書成說校長做不到的事情你做到了,並帶著嘲諷的語氣喊徐書成為徐司長,並表示會代表燕大和教育界鄙視他,本來就憋悶的徐書成聽到這個,很是生氣,發瘋似的說自己可以不要骨氣,只要學生安全,做他們該做的事,堵得吳秋實頓時語塞。
大帥知道報紙上的事情之後很是震驚,質問鈕剛陸書白的下落,鈕剛裝作不知道,但鈕剛已跟隨大帥多年,大帥對鈕剛的脾性了如指掌,遂當即派人一面看住鈕剛,一面直接到鈕府搜人。
房間中的陸書白門外異常響動,想要出去時被鈕蘭及時攔下。鈕蘭百般叮囑陸書白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他殺過人,陸書白點點頭。
幸好派去搜家的人中有鈕剛的人,他及時把陸書白和鈕蘭轉移開才沒有被大帥的人找到。
心情複雜的徐書成回家看到徐書容,驚訝之餘,他詢問徐書容對陸書白的想法,徐書容表現的很平靜,並沒有提及休書的事情,而是轉而問起了徐書成擔任司長一事,惹得本來就鬱悶的徐書成甚是不快。徐書容突然說見到陸書白了,徐書成急切的問鈕蘭的情況。當他得知鈕蘭給陸書白擋子彈後,震驚之餘除了心疼,還有憤恨。沒等徐書容說完,徐書成就衝出了家門。
鈕剛回家後得知徐書成已經在他家等了很久,進屋後,徐書成不由分說,對鈕剛劈頭蓋臉一頓數落,指責今天事情的發生起因就是鈕蘭擅自將書白帶到京城,鈕剛也氣不打一處來,兩人爭執之後,徐書成突然撫平語氣勸慰鈕剛應該以兄長身份教育一下鈕蘭和書白,鈕剛動容了。天黑之後,徐書成跟著鈕剛在另一處院子裡見到了陸書白和鈕蘭。
看到受傷的鈕蘭,徐書成滿滿的關心,之後,徐書成藉口把陸書白叫到門外,一句話沒說回頭直接打了陸書白一個耳光,埋怨陸書白讓鈕蘭受傷,鬧得現在學校的學生被警察嚴密控制不能上課,徐書成更是說到書容,斥責陸書白應為自己的任性妄為負起責任,看到猶豫的書白,徐書成安慰他不要把事情想的複雜,風聲過後自會想辦法營救他,但是陸書白心裡清楚,事情沒那么簡單。
鈕剛為了鈕蘭和陸書白安全,把自己的安排告訴鈕蘭,剛說出就遭到了鈕蘭的強烈反對,她表示無論如何都要和陸書白在一起。
整理好心情後陸書白走進房間,從鈕蘭口中得知鈕剛的安排後,陸書白並沒有一絲喜悅。心情複雜的徐書成喝著悶酒擦著父親留下的玉牌,他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但他沒有選擇,為了鈕蘭,他必須逼著陸書白去自首,但是一旦陸書白去自首,他就必須承擔起拯救陸書白的責任。
陸書白在院子裡來回踱步回想著徐書容的話,思慮再三,雖然心中不願,但還是寫下了那一紙休書,他不願自己連累書容,並不願波及徐家,現在的他只能這么做。
第二天一早,從鈕剛口中,鈕蘭知道了陸書白已經主動去自首了,聽到這個訊息,鈕蘭頓時覺得如天塌般的難受,因為她知道,事情絕沒有鈕剛和徐書成想的那么簡單,陸書白選擇了自首就意味著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於是,她不顧鈕剛的阻攔衝到門口,結果因傷口開裂暈倒在地。
大帥想用派兵包圍燕大來引出陸書白和鈕蘭,這一舉動引起了學生的強烈抗議。這時候,徐書成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