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形勢所迫 書白領導集體越獄成功
鈕剛看著急切想要主導書白狀況的鈕蘭,應付她陸書白暫時沒事兒,紐蘭還想深問,卻被鈕剛堵了回去。
陸書白在典獄長辦公室幫他寫材料,中途典獄長被叫走,無意間,陸書白看到了一紙清監令,震驚之餘,思忖再三,為了活命,一個大膽的計畫在陸書白的腦中形成。
劉志看穿了陸書白的心思,得知他的計畫後決定跟他一起乾。陸書白把自己的計畫分享給同牢房的獄友,結果一呼百應。
直奉作戰,奉系戰事不利,但是鈕剛仍率眾苦苦支撐。怎料後方大營,安然的大帥卻一心想的都是跟自己和鈕蘭的事兒,經人提醒,大帥派人把鈕蘭從醫院強行帶走。鈕剛得知後怒不可遏,帶了幾個弟兄潛回後方。
深夜,酒醉的大帥意圖對鈕蘭不軌,鈕蘭聲嘶力竭卻無人援手。關鍵時刻,鈕剛及時趕到,大帥卻倒打一耙認為鈕剛造反,情急之下,鈕剛失手打死了大帥。
徐書成早上準備去上班的時候被人攔在門口,從遞過來的請柬和議員證上看,徐書成已經成為國會議員,徐書成詫異沒經選舉怎么就憑空做了國會議員,得知原因後,他氣憤不已,隨手拿過請柬和議員證後轉身離開。
奉系節節敗退,鈕剛決定南撤。
監獄裡,陸書白把磨好的釘子交給其中一個獄友,那人隨即打開了牢門,趁人不備,他們一個一個悄悄的走出牢房,溜到獄警的更衣室換了獄警的衣服。善良的陸書白還在獄警的辦公室里拿到了其他牢房的鑰匙,提議要跑大家一起跑。
獄警半夜巡視,發現有人越獄並大聲喊叫,聞聲的獄警個個拉開槍栓,監獄裡一片混亂。混亂中,棍子被打死。獄警拿著槍對陸書白他們圍追阻截,彈盡糧絕的陸書白和劉志以為自己要死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鈕剛帶著部隊及時趕到,不明情況的陸書白和劉志他們趁機逃走,鈕剛看到扔在地上的獄服,他知道,陸書白沒事,遂下令將監獄夷為平地。
鈕蘭經大帥一事後,被鈕剛送去青島,路上,鈕蘭以死相逼讓馬車改了方向前往京城。從關卡那得知,有人越獄,鈕蘭懸著的心鬆了下來並指揮馬車轉道易水香木鎮。
途中,馬車遭遇不明部隊襲擊,槍戰中,奉命保護鈕蘭的兩個兵被打死,鈕蘭一路狂奔,一不小心,腳踩到一個石頭不慎把頭磕在石頭上昏倒在地。醒來的時候,襲擊她的人已經撤走,鈕蘭跌跌撞撞在樹林裡往前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