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徐書容收到了陸書白寫的家書,這封信給了她莫大的鼓勵,讓她卻是的感到了陸書白的存在,她臉上也有了笑容,相信她自己的堅持和苦守可以把陸書白喚回香木鎮。方長青不願意娶刀美蘭,還躲著去了京城,刀美蘭就鬧到了徐書容那裡,徐書容讓她先回去,她會勸說方長青娶她的,等著方長青回來之後先是感謝他把陸書白的信帶回來,另外就是勸說他按照父輩的意願和刀美蘭完婚。
從方家出來的徐書容心情有點不好,回屋看著陸書成給自己寫的信,讓小翠收拾東西,明日去京城,然而剛吩咐了之後,她又陷入了沉思,思考之後又讓小翠不要忙活了,不去京城了。那個刺殺的學生還是被政府給槍決了,徐書成眼睜睜的看著一個鮮活的生命就消失了,這給從沒有見過血的徐書成打擊很大,內心恐懼著,更多的是擔心鈕蘭的安危。
徐書成把鈕蘭被抓責任都怨到陸書白的身上,如果他不來京城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陸書白讓徐書成等著鈕剛把鈕蘭救出來之後就趕緊把自己的心意說出來,他是怕再這樣下去和鈕蘭說不清楚。
大帥雖然沒有出面,但是鈕剛都是拿著大帥的面子四處托人,最後廢了好大勁才把鈕蘭從監獄裡保了出來。老陸去了燕大找陸書白回去,還警告他要記得徐家對他們的恩惠,好好去君子堂教書,要對得起死去的老爺。陸書白安撫好老爹之後讓他坐在講堂聽自己講課,他講了三個人,一個是古籍中的豫讓,一個是義父徐簡博,一個就是在火車站遇到了義士,從他們三人身上他想明白了為什麼要選擇留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