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寶姑被休 書成下定決心赴死以表風骨
寶姑看到徐書成腦袋上有血跡,書成說出剛才有個八路死在自己面前,坦言現在相比之前已經沒有那么害怕了,他告訴寶姑自己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
方長青再次來找藤井樹,藤井樹說出徐書成已經來過,並要求方長青要做好次日君子堂開課事宜,言語中表現出了對方富貴的欣賞。
寶姑向書成打開心扉,說起自己自小就對書成一片痴情,說著說著,眉眼間都漾著笑,可是雖然自己已經很努力去取悅書成,但寶姑卻怎樣都得不到書成的心,她哭著問徐書成是不是還要帶自己回家,書成看看寶姑,忽然說自己想明白了,自己活著就是為了不再瞻前顧後,真正的豁出去一回。
徐書成帶寶姑走到香木酒館門口,要來筆墨紙,淡然的說再寫一回,以後就不來這裡了。寶姑不知書成要乾什麼,只淡淡的說了聲隨你。
徐書成當著大夥的面兒說自己要寫一封休書,話剛出口,就令寶姑在內的所有人瞠目結舌。書成往寫好的休書上放了一朵玫瑰,然後把休書推到寶姑面前。寶姑的眼中一陣絕望和淒涼過後,她微笑著站起身摘掉書成的眼鏡,在書成的臉頰處深深一吻,然後默默的拿起玫瑰和休書,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如此傷害深愛自己的女人,書成心如刀絞,他用力把毛筆折斷,冷冷的說了一聲酒。
寶姑回徐府後和青娘大打出手,正在商量事情的刀美蘭徐書容連忙趕來,寶姑哭著把休書拿給刀美蘭,刀美蘭大為吃驚,轉頭質問書容,看到休書,書容恍然大悟,她明白了書成的用心良苦。
酒館裡,書成大口吃菜大口喝酒,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輕鬆過,以前的自己都是借酒澆愁,只有今天,他才真正有了一次酣暢淋漓的痛飲。
寶姑被刀美蘭帶回方家後鎖在屋裡,她的大喊大叫引來了方長青,得知寶姑被休,方長青一面為妹妹感到慶幸,另一面又為徐府的明天深感不安。
徐書容讓徐天去把舅舅書成帶回家。看著面色沉重的母親,徐天深感不妙。
看著徐天出門後,書容安排剛子晚上趁夜把徐天帶離香木鎮,去找陸書白。其實書容並不知道陸書白的下落,但是現在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徐天離開徐家,躲開即將到來的滅頂之災。
日本人把親日的方富貴帶走,這讓方長青一時間心神不寧,思緒混亂,深知日本人手段狠辣的刀美蘭對無作為的方長青大發雷霆。
微醺的書成在酒館裡大聲誦著屈原的國殤,現在的書成已然豁然開朗,他差酒館老闆去找藤井樹。正在這時,徐天來了。書成對徐天表示,明天我會開堂。不明就裡的徐天指責書成自己當漢奸也就算了,還連累徐府跟著蒙羞。徐書成哀嘆現在連做漢奸都不是一件自由的事情了,他告訴徐天那個死在自己面前的八路以前見過陸書白,正在這時,藤井樹來了。
為了讓書成順利開堂,藤井樹強壓怒火,答應護送徐書成回府並在徐府祠堂給徐府先人磕頭。
鬱悶的徐天自己一個人在林子裡朝鎮子外的方向走著,這時候,關山帶著方富貴過來了,關山把著方富貴握著槍的手,朝徐天的四周開了幾槍,嚇得慫包方富貴抱頭趴在地上大叫。
徐書容得知徐書成回來的時候和藤井樹一起,連忙從房中跑了出來,書成釋然的跟書容說著自己今天的決定,說完,書成親自帶路,把藤井樹帶到了祠堂。藤井樹眉飛色舞的向書成表示,明天他們會共同見證大東亞共榮教育的開始,書成笑笑,說自己一定會讓他滿意,話完,書成厲聲將藤井樹趕出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