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心有所屬 書成與寶姑因同房再惹事端
徐書成和寶姑終於大婚,結果大婚當晚,徐書成就撇下寶姑自己睡在了藏書樓,並糊弄寶姑這叫相敬如賓。
陸書白鈕蘭得到上級任務,一個日本生化武器專家即將來華,為了避免給中國造成不可挽回的災難,上級要求書白和鈕蘭截殺此專家。但當書白看到專家名字山崎彌太郎時,心裡一緊,原來這個山崎彌太郎是書白在日本的恩師山崎敬司的兒子,當年與熱衷中國文化的恩師一起品鑑經典,相交甚深,而且恩師反對擴張,沒想到他的兒子現在竟然成為了自己的仇敵。
山崎敬司曾經特別跟陸書白提到中國的國士,他知道那是天下讀書人的榜樣,捨身取義,雖死猶榮,而如今像自己這樣的書生也要為我挽救中華民族四處奔走。
火車上,陸書白看向窗外,剛剛經過的地方就是易水,那個他曾經不顧一切想要走出來的地方,鈕蘭提議回易水看看,但被書白拒絕了。
徐書容家的客棧開始營業,有幾個客人言語中嘲諷徐府五代書香如今卻淪為生意人,這讓書容很是憋屈,連喝幾杯酒並特別更正他們應該叫自己老闆。現在的書容已經不拿自己當讀書人。
徐天和徐書成爭辯古文和白話文現如今孰更勝一籌,爭執之下,徐書成生氣的當場把徐天手裡的書撕成了碎片,恰巧書容從君子堂門口經過,書容教訓徐天應該好好讀書,可是徐天卻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到外面上學,並表示就算以後在外面上完學也不打算回來。書容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情急之下,徐天特別提到了陸書白,這讓書容平靜的心再次,她生氣的告訴徐天要一直在徐府讀書直到君子堂沒有的那一天。
在從天津到北平的必經路上,陸書白埋好炸藥之後,和鈕蘭一起潛伏在一旁山坳中暗中伺機行動。沒想到軍車還未行進到自己埋的雷區內就遭到了襲擊,山崎敬司被劫走,遠遠的,陸書白看身形樣貌想起了自己當年在獄中認識的獄友劉志。
寶姑抱怨徐書成夜夜不回屋,書成表示是自己的問題,寶姑懇求徐書成,猶豫再三,徐書成終於放下話來會與寶姑同房,只是時間要再定,但這足以讓寶姑興奮的跳起來。
看到山崎敬司被劫走,陸書白一時搞不清楚劉志的動機,想要向上級匯報情況,結果遇到日本兵大肆搜捕成立的客棧,於是書白決定和鈕蘭先去找劉志。
為了找到山崎敬司,日本人動用大量兵力,找到身為黑幫的宋八幫忙找人,拋下重金,並拿宋八的把柄相要挾,迫於壓力,宋八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