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再見徐天 書白鈕蘭為炸物資捐出生命
夜裡,剛子發燒了,情況危急。徐天找來一個醫生,但由於藥品緊缺,醫生束手無策,情急之下,徐天想起離家時帶的片仔癀,幸有此藥,剛子得救了。
由於行動不便,徐天把剛子拜託給醫生,自己則上京城繼續去找陸書白
路上,徐天被鬼子盯上,逃跑的時候偶遇紐蘭,紐蘭將其帶入安全的院子。紐蘭出門後在街上遇到日本色狼,幸得徐天才安全解圍。
鈕剛告訴紐蘭現在的陸書白已經成功贏得日本人的信任,而上級的最新任務是協助書白從小津那裡奪取日軍一批軍用物資,這讓許久沒有書白訊息的紐蘭異常興奮。
在紐蘭的家裡,徐天意外看到了紐蘭和書白的照片,他明白了,他想要立即回易水告訴母親他所知道的一切。
書白在準備作戰時用的炸藥,紐蘭深知任務的危險性,她擁吻書白,因為一旦發生意外,他們將獻身於自己的信仰與事業。
書白和紐蘭借赴天津上任之由在車站見到小津,一番奉承之後,書白得知小津押送軍用物資的部署有所調整,為了完成任務,自己的計畫也要隨之調整。為了鈕蘭的安全,書白想要自己上車完成任務,但鈕蘭卻說如果她不上去更會引起小津的懷疑,思考之後,書白安排鈕蘭將炸彈重新設定。
在車站,陸書白意外看見被日本人押著的徐天。不明狀況的徐天大聲叫著陸書白的名字,但話剛出口,就被書白一個耳光打了上去。在書白的請求下,小津放了徐天。
鈕剛把徐天拉出車站,並把書白這次的任務告訴了徐天,徐天終於明白了父親的所從事的事業。
火車上,小津提議下盤圍棋以解旅途乏味,而這正符合書白的意思,因為炸藥就在圍棋里。小津突然用剛才徐天喊的名字稱呼陸書白,大腦飛速運轉之後,書白打算給小津講一個故事,但心思深沉的小津在外面安排完了之後,並叫來兩個日本兵守在屋子裡以確保自身安全。
陸書白面帶微笑,攥著鈕蘭的手,把自己和徐府的事情一一講給小津,中途,屬下來報,小津得知了書白和紐蘭的真實身份。
話已挑明,小津惱羞成怒,拿刀指著書白,可是現在的書白和紐蘭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深情的看著紐蘭,默默地拉開手中雷管的導火線。
隨著一聲爆炸,火車濃煙四起,驅車趕來的鈕剛驚呆了。腦子裡一片空白的徐天拚命地往前跑著,他知道,這是他只見過兩面的書生父親在用生命引爆的生命之火。眼前的爆炸燃起的熊熊烈火釋放出了父親生命的光輝令徐天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