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網

鈕蘭對於陸書白不願意去燕大當教授教書就很是生氣,回去的時候一臉怒氣,鈕剛看出妹妹不開心就很是疑惑,那個陸書白怎么樣跟她有什麼關係呀,詢問鈕蘭是否是喜歡上陸書白?鈕蘭更是生氣,表示她才不會喜歡那個鄉巴佬呢,把哥哥趕了出去。
徐書成讓陸書白趕緊回香木鎮,喝醉酒的陸書白不說話,有點不想談這個話題,嘟囔著他才是徐家長子,頂替他在君子堂教了十五年的書,不願意在呆在那個地方了,讓徐書成回去,還沒有等徐書成回答陸書白就睡著了。
徐書成買了花去看鈕蘭,看看她是否消氣了,還說了陸書白已經答應明日回香木鎮裡,聽了這些的鈕蘭心情更是不好。陸書白去了燕大那裡跟校長說自己才疏學淺不能勝任教授的職務,校長迫於大帥的壓力一直勸說他試試,正在說的時候大帥帶著一群人進了辦公室。
大帥很是喜歡陸書白,非得讓他給學生講一堂課試試,還讓他和徐書成哥倆好好的搭夥乾,弄得陸書成和徐書白沒有辦法拒絕,大帥還召集了學生開會講話。回去的徐書成不好佛了校長和大帥的面,允許陸書白在燕大講一堂課,不過講完之後立刻回香木鎮。
陸書白聽了這些就有點不舒服,他又不是拋棄書容不回去了,他就是想出來闖闖,徐書成就有點氣急敗壞,雖然不是拋棄,不過是成親第二天就走了,外人怎么看呢,因為這事他第一次和鈕蘭發了火呢。
徐書成買了花去了鈕府給鈕蘭道歉,為自己上次大聲說話表示道歉,鈕蘭不願意看見徐書成,不過也沒有趕他走,還去了徐書成那裡吃飯,主要是他提了陸書白也一起吃,鈕蘭這才赴約。
鈕蘭去了徐書成那裡還是以往風采的樣子,飯後和徐書成有說有笑的,還故意很大聲,其實就是想引起陸書成的注意的,而此時的陸書成正在備課,為明日的講課做準備呢,鈕蘭就嘲笑他臨時抱佛腳,沒有必要,不就是一堂課嘛。